列传 卷一

+A -A

皇后列传

汉因秦制,帝之祖母曰太皇太后,母曰皇太后,妃曰皇后,余则多称夫人,随 世增损,非如《周礼》有夫人、嫔妇、御妻之定数焉。魏晋相因,时有升降,前史 言之具矣。

魏氏王业之兆虽始于神元,至于昭成之前,世崇俭质,妃嫱嫔御,率多阙焉, 惟以次第为称。而章、平、思、昭、穆、惠、炀、烈八帝,妃后无闻。太祖追尊祖 妣,皆从帝谥谥为皇后,始立中宫,余妾或称夫人,多少无限,然皆有品次。世祖 稍增左右昭仪及贵人、椒房、中式数等,后庭渐已多矣。又魏故事,将立皇后必令 手铸金人,以成者为吉,不成则不得立也。又世祖、高宗缘保母劬劳之恩,并极尊 崇之义,虽事乖典礼,而观过知仁。高祖改定内官,左右昭仪位视大司马,三夫人 视三公,三嫔视三卿,六嫔视六卿,世妇视中大夫,御女视元士。后置女职,以典 内事。内司视尚书令、仆。作司、大监、女侍中三官视二品。监,女尚书,美人, 女史、女贤人、书史、书女、小书女五官,视三品。中才人、供人、中使女生、才 人、恭使宫人视四品,春衣、女酒、女飨、女食、奚官女奴视五品。

神元皇后窦氏,没鹿回部大人宾之女也。宾临终,诫其二子速侯、回题,令善 事帝。及宾卒,速侯等欲因帝会丧为变,语颇漏泄。帝闻之,知其终不奉顺,乃先 图之。于是伏勇士于宫中,晨起以佩刀杀后,驰使告速侯等,言后暴崩。速侯等惊 走来赴,因执而杀之。

文帝皇后封氏,生桓、穆二帝,早崩。桓帝立,乃葬焉。高宗初,穿天渊池, 获一石铭,称桓帝葬母封氏,远近赴会二十余万人。有司以闻,命藏之太庙。

次妃兰氏,生二子,长子曰蓝,早卒;次子,思帝也。

桓帝皇后祁氏,生三子,长曰普根,次惠帝,次炀帝。平文崩,后摄国事,时 人谓之女国。后性猛忌,平文之崩,后所为也。

平文皇后王氏,广宁人也。年十三,因事入宫,得幸于平文,生昭成帝。平文 崩,昭成在衤强衤保。时国有内难,将害诸皇子。后匿帝于裤中,惧人知,咒曰: “若天祚未终者,汝便无声。”遂良久不啼,得免于难。昭成初欲定都于氵垒源川, 筑城郭,起宫室,议不决。后闻之,曰:“国自上世,迁徙为业。今事难之后,基 业未固。若城郭而居,一旦寇来,难卒迁动。”乃止。烈帝之崩,国祚殆危,兴复 大业,后之力也。十八年崩,葬云中金陵。太祖即位,配飨太庙。

昭成皇后慕容氏,元真之女也。初,帝纳元真妹为妃,未几而崩。元真复请继 好。遣大人长孙秩逆后,元真送于境上。后至,有宠,生献明帝及秦明王。后性聪 敏多知,沉厚善决断,专理内事,每事多从。初,昭成遣卫辰兄悉勿祈还部落也, 后戒之曰:“汝还,必深防卫辰。辰奸猾,终当灭汝。”悉勿祈死,其子果为卫辰 所杀,卒如后言。建国二十三年崩。太祖即位,配飨太庙。

献明皇后贺氏,父野于,东部大人。后少以容仪选入东宫,生太祖。苻洛之内 侮也,后与太祖及故臣吏避难北徙。俄而,高车奄来抄掠,后乘车与太祖避贼而南。 中路失辖,后惧,仰天而告曰:“国家胤胄,岂止尔绝灭也!惟神灵扶助。”遂驰, 轮正不倾。行百余里,至七介山南而得免难。

后刘显使人将害太祖,帝姑为显弟亢泥妻,知之,密以告后,梁眷亦来告难。 后乃令太祖去之。后夜饮显使醉。向晨,故惊厩中群马,显使起视马。后泣而谓曰: “吾诸子始皆在此,今尽亡失。汝等谁杀之?”故显不使急追。太祖得至贺兰部, 群情未甚归附。后从弟外朝大人悦,举部随从,供奉尽礼。显怒,将害后。后夜奔 亢泥家,匿神车中三日。亢泥举室请救,乃得免。会刘显部乱,始得亡归。

后后弟染干忌太祖之得人心,举兵围逼行宫。后出谓染干曰:“汝等今安所置 我,而欲杀吾子也?”染干惭而去。

后后少子秦王觚使于燕,慕容垂止之。后以觚不返,忧念寝疾,皇始元年崩, 时年四十六,祔葬于盛乐金陵。后追加尊谥,配飨焉。

道武皇后慕容氏,宝之季女也。中山平,入充掖庭,得幸。左丞相卫王仪等奏 请立皇后,帝从群臣议,令后铸金人,成,乃立之,告于郊庙。封后母孟为漂阳君。 后崩。

道武宣穆皇后刘氏,刘眷女也。登国初,纳为夫人,生华阴公主,后生太宗。 后专理内事,宠待有加,以铸金人不成,故不得登后位。魏故事,后宫产子将为储 贰,其母皆赐死。太祖末年,后以旧法薨。太宗即位,追尊谥号,配飨太庙。自此 后宫人为帝母,皆正位配飨焉。

明元昭哀皇后姚氏,姚兴女也,兴封西平长公主。太宗以后礼纳之,后为夫人。 后以铸金人不成,未升尊位,然帝宠幸之,出入居处,礼秩如后焉。是后犹欲正位, 而后谦让不当。泰常五年薨,帝追恨之,赠皇后玺绶,而后加谥焉。葬云中金陵。

明元密皇后杜氏,魏郡鄴人,阳平王超之妹也。初以良家子选入太子宫,有宠, 生世祖。及太宗即位,拜贵嫔。泰常五年薨,谥曰密贵嫔,葬云中金陵。世祖即位, 追尊号谥,配飨太庙。又立后庙于鄴,刺史四时荐祀。以魏郡太后所生之邑,复其 调役。后甘露降于庙庭。高祖时,相州刺史高闾表修后庙。诏曰:“妇人外成,理 无独祀,阴必配阳以成天地,未闻有莘之国,立太姒之飨。此乃先皇所立,一时之 至感,非经世之远制。便可罢祀。”

先是,世祖保母窦氏,初以夫家坐事诛,与二女俱入宫。操行纯备,进退以礼。 太宗命为世祖保母。性仁慈,勤抚导。世祖感其恩训,奉养不异所生。及即位,尊 为保太后,后尊为皇太后,封其弟漏头为辽东王。太后训厘内外,甚有声称。性恬 素寡欲,喜怒不形于色,好扬人之善,隐人之过。世祖征凉州,蠕蠕吴提入寇,太 后命诸将击走之。真君元年崩,时年六十三。诏天下大临三日,太保卢鲁元监护丧 事,谥曰惠,葬崞山,从后意也。初,后尝登崞山,顾谓左右曰:“吾母养帝躬, 敬神而爱人,若死而不灭,必不为贱鬼。然于先朝本无位次,不可违礼以从园陵。 此山之上,可以终托。”故葬焉。别立后寝庙于崞山,建碑颂德。

太武皇后赫连氏,赫连屈丐女也。世祖平统万,纳后及二妹俱为贵人,后立为 皇后。高宗初崩,祔葬金陵。

太武敬哀皇后贺氏,代人也。初为夫人,生恭宗。神元年薨,追赠贵嫔,葬 云中金陵。后追加号谥,配飨太庙。

景穆恭皇后郁久闾氏,河东王毗妹也。少以选入东宫,有宠。真君元年,生高 宗。世祖末年薨。高宗即位,追尊号谥。葬云中金陵,配飨太庙。

高宗乳母常氏,本辽西人。太延中,以事入宫,世祖选乳高宗。慈和履顺,有 劬劳保护之功。高宗即位,尊为保太后,寻为皇太后,谒于郊庙。和平元年崩,诏 天下大临三日,谥曰昭,葬于广宁磨笄山,俗谓之鸣鸡山,太后遗志也。依惠太后 故事,别立寝庙,置守陵二百家,树碑颂德。

文成文明皇后冯氏,长乐信都人也。父朗,秦、雍二州刺史、西城郡公。母乐 浪王氏。后生于长安,有神光之异。朗坐事诛,后遂入宫。世祖左昭仪,后之姑也, 雅有母德,抚养教训。年十四,高宗践极,以选为贵人,后立为皇后。高宗崩,故 事:国有大丧,三日之后,御服器物一以烧焚,百官及中宫皆号泣而临之。后悲叫 自投火中,左右救之,良久乃苏。

显祖即位,尊为皇太后。丞相乙浑谋逆,显祖年十二,居于谅暗,太后密定大 策,诛浑,遂临朝听政。及高祖生,太后躬亲抚养。是后罢令,不听政事。太后行 不正,内宠李弈。显祖因事诛之,太后不得意。显祖暴崩,时言太后为之也。

承明元年,尊曰太皇太后,复临朝听政。太后性聪达,自入宫掖,粗学书计。 及登尊极,省决万机。高祖诏曰:“朕以虚寡,幼纂宝历,仰恃慈明,缉宁四海。 欲报之德,正觉是凭,诸鸷鸟伤生之类,宜放之山林。其以此地为太皇太后经始灵 塔。”于是罢鹰师曹,以其地为报德佛寺。太后与高祖游于方山,顾瞻川阜,有终 焉之志。因谓群臣曰:“舜葬苍梧,二妃不从。岂必远祔山陵,然后为贵哉!吾百 年之后,神其安此。”高祖乃诏有司营建寿陵于方山,又起永固石室,将终为清庙 焉。太和五年起作,八年而成,刊石立碑,颂太后功德。太后以高祖富于春秋,乃 作《劝戒歌》三百余章,又作《皇诰》十八篇,文多不载。太后立文宣王庙于长安, 又立思燕佛图于龙城,皆刊石立碑。太后又制:内属五庙之孙,外戚六亲缌麻,皆 受复除。性俭素,不好华饰,躬御缦缯而已。宰人上膳,案裁径尺,羞膳滋味减于 故事十分之八。太后尝以体不安,服庵{艹闾}子。宰人昏而进粥,有蝘蜓在焉,后 举匕得之。高祖侍侧,大怒,将加极罚。太后笑而释之。

自太后临朝专政,高祖雅性孝谨,不欲参决,事无巨细,一禀于太后。太后多 智略,猜忍,能行大事,生杀赏罚,决之俄顷,多有不关高祖者。是以威福兼作, 震动内外。故杞道德、王遇、张祐、苻承祖等拔自微阉,岁中而至王公;王叡出入 卧内,数年便为宰辅,赏赉财帛以千万亿计,金书铁券,许以不死之诏。李冲虽以 器能受任,亦由见宠帷幄,密加锡赉,不可胜数。后性严明,假有宠待,亦无所纵。 左右纤介之愆,动加捶楚,多至百余,少亦数十。然性不宿憾,寻亦待之如初,或 因此更加富贵。是以人人怀于利欲,至死而不思退。

太后曾与高祖幸灵泉池,燕群臣及籓国使人、诸方渠帅,各令为其方舞。高祖 帅群臣上寿,太后忻然作歌,帝亦和歌。遂命群臣各言其志,于是和歌者九十人。

太后外礼民望元丕、游明根等,颁赐金帛舆马。每至褒美叡等,皆引丕等参之, 以示无私。又自以过失,惧人议己,小有疑忌,便见诛戮。迄后之崩,高祖不知所 生。至如李、李惠之徒,猜嫌覆灭者十余家,死者数百人,率多枉滥,天下冤之。

十四年,崩于太和殿,时年四十九。其日,有雄雉集于太华殿。高祖酌饮不入 口五日,毁慕过礼。谥曰文明太皇太后,葬于永固陵。日中而反,虞于鉴玄殿。诏 曰:“尊旨从俭,不申罔极之痛;称情允礼,仰损俭训之德。进退思惟,倍用崩感。 又山陵之节,亦有成命:内则方丈,外裁掩坎;脱于孝子之心有所不尽者,室中可 二丈,坟不得过三十余步。今以山陵万世所仰,复广为六十步。辜负遗旨,益以痛 绝。其幽房大小,棺椁质约,不设明器。至于素帐、缦茵、瓷瓦之物,亦皆不置。 此则遵先志,从册令,俱奉遗事。而有从有违,未达者或以致怪。梓宫之里,玄堂 之内,圣灵所凭,是以一一奉遵,仰昭俭德。其余外事,有所不从,以尽痛慕之情。 其宣示远近,著告群司,上明俭诲之善,下彰违命之失。”及卒哭,孝文服衰,近 臣从服,三司已下外臣衰服者,变服就练,七品已下尽除即吉。设祔祭于太和殿, 公卿已下始亲公事。高祖毁瘠,绝酒肉,不内御者三年。

初,高祖孝于太后,乃于永固陵东北里余,豫营寿宫,有终焉瞻望之志。及迁 洛阳,乃自表缠西以为山园之所,而方山虚宫至今犹存,号曰“万年堂”云。

文成元皇后李氏,梁国蒙县人,顿丘王峻之妹也。后之生也,有异于常,父方 叔恆言此女当大贵。及长,姿质美丽。世祖南征,永昌王仁出寿春,军至后宅,因 得后。及仁镇长安,遇事诛,后与其家人送平城宫。高宗登白楼望见,美之,谓左 右曰:“此妇人佳乎?”左右咸曰“然”。乃下台,后得幸于斋库中,遂有娠。常 太后后问后,后云:“为帝所幸,仍有娠。”时守库者亦私书壁记之,别加验问, 皆相符同。及生显祖,拜贵人。太安二年,太后令依故事,令后具条记在南兄弟及 引所结宗兄洪之,悉以付托。临诀,每一称兄弟,辄拊胸恸泣,遂薨。后谥曰元皇 后,葬金陵,配飨太庙。

献文思皇后李氏,中山安喜人,南郡王惠之女也。姿德婉淑,年十八,以选入 东宫。显祖即位,为夫人,生高祖。皇兴三年薨,上下莫不悼惜。葬金陵。承明元 年追崇号谥,配飨太庙。

孝文贞皇后林氏,平原人也。叔父金闾,起自阉官,有宠于常太后,官至尚书、 平凉公。金闾兄胜为平凉太守。金闾,显祖初为定州刺史。未几为乙浑所诛,兄弟 皆死。胜无子,有二女,入掖庭。后容色美丽,得幸于高祖,生皇子恂。以恂将为 储贰,太和七年后依旧制薨。高祖仁恕,不欲袭前事,而禀文明太后意,故不果行。 谥曰贞皇后,葬金陵。及恂以罪赐死,有司奏追废后为庶人。

孝文废皇后冯氏,太师熙之女也。太和十七年,高祖既终丧,太尉元丕等表以 长秋未建,六宫无主,请正内位。高祖从之,立后为皇后。高祖每遵典礼,后及夫、 嫔以下接御皆以次进。车驾南伐,后留京师。高祖又南征,后率六宫迁洛阳。及后 父熙、兄诞薨,高祖为书慰以叙哀情。及车驾还洛,恩遇甚厚。高祖后重引后姊昭 仪至洛,稍有宠,后礼爱渐衰。昭仪自以年长,且前入宫掖,素见待念,轻后而不 率妾礼。后虽性不妒忌,时有愧恨之色。昭仪规为内主,谮构百端。寻废后为庶人。 后贞谨有德操,遂为练行尼。后终于瑶光佛寺。

孝文幽皇后,亦冯熙女。母曰常氏,本微贱,得幸于熙,熙元妃公主薨后,遂 主家事。生后与北平公夙。文明太皇太后欲家世贵宠,乃简熙二女俱入掖庭,时年 十四。其一早卒。后有姿媚,偏见爱幸。未几疾病,文明太后乃遣还家为尼。高祖 犹留念焉。岁余而太后崩。高祖服终,颇存访之。又闻后素疹痊除,遣阉官双三念 玺书劳问,遂迎赴洛阳。及至,宠爱过初,专寝当夕,宫人稀复进见。拜为左昭仪, 后立为皇后。

始以疾归,颇有失德之闻。高祖频岁南征,后遂与中官高菩萨私乱。及高祖在 汝南不豫,后便公然丑恣,中常侍双蒙等为其心腹。中常侍剧鹏谏而不从,愤惧致 死。是时,彭城公主,宋王刘昶子妇也,年少嫠居。北平公冯夙,后之同母弟也, 后求婚于高祖,高祖许之。公主志不愿,后欲强之。婚有日矣,公主密与侍婢及家 僮十余人,乘轻车,冒霖雨,赴悬瓠奉谒高祖,自陈本意,因言后与菩萨乱状。高 祖闻而骇愕,未之全信而秘匿之,惟彭城王侍疾左右,具知其事。此后,后渐忧惧, 与母常氏求托女巫,祷厌无所不至,愿高祖疾不起,一旦得如文明太后辅少主称命 者,赏报不赀。又取三牲宫中妖祠,假言祈福,专为左导。母常或自诣宫中,或遣 侍婢与相报答。高祖自豫州北幸鄴,后虑还见治检,弥怀危怖,骤令阉人托参起居, 皆赐之衣裳,殷勤托寄,勿使漏泄。亦令双蒙充行,省其信不。然惟小黄门苏兴寿 密陈委曲。高祖问其本末,敕以勿泄。至洛,执问菩萨、双蒙等六人,迭相证举, 具得情状。高祖以疾卧含温室,夜引后,并列菩萨等于户外。后临入,令阉人搜衣 中,稍有寸刃便斩。后顿首泣谢,乃赐坐东楹,去御筵二丈余。高祖令菩萨等陈状, 又让后曰:“汝母有妖术,可具言之。”后乞屏左右,有所密启。高祖敕中侍悉出, 唯令长秋卿白整在侧,取卫直刀柱之。后犹不言。高祖乃以绵坚塞整耳,自小语呼 整再三,无所应,乃令后言。事隐,人莫知之。高祖乃唤彭城、北海二王令入坐, 言:“昔是汝嫂,今乃他人,但入勿避。”二王固辞,不获命。及入,高祖云: “此老妪乃欲白刃插我肋上!可穷问本末,勿有所难。”高祖深自引过,致愧二王。 又云:“冯家女不能复相废逐,且使在宫中空坐,有心乃能自死,汝等勿谓吾犹有 情也。”高祖素至孝,犹以文明太后故,未便行废。良久,二王出,乃赐后辞死诀。 再拜稽首,涕泣歔欷。令入东房。及入宫后,帝命阉人有所问于后。后骂曰:“天 子妇,亲面对,岂令汝传也!”高祖怒,敕后母常入,示与后状,常挞之百余乃止。 高祖寻南伐,后留京师。虽以罪失宠,而夫人嫔妾奉之如法。惟令世宗在东宫,无 朝谒之事。高祖疾甚,谓彭城王勰曰:“后宫久乖阴德,自绝于天。若不早为之所, 恐成汉末故事。吾死之后,可赐自尽别宫,葬以后礼,庶掩冯门之大过。”高祖崩, 梓宫达鲁阳,乃行遗诏。北海王详奉宣遗旨,长秋卿白整等入授后药。后走呼不肯 引决,曰:“官岂有此也,是诸王辈杀我耳!”整等执持,强之,乃含椒而尽。殡 以后礼。梓宫次洛南,咸阳王禧等知审死,相视曰:“若无遗诏,我兄弟亦当作计 去之,岂可令失行妇人宰制天下,杀我辈也。”谥曰幽皇后,葬长陵茔内。

孝文昭皇后高氏,司徒公肇之妹也。父扬,母盖氏,凡四男三女,皆生于东裔。 高祖初,乃举室西归,达龙城镇,镇表后德色婉艳,任充宫掖。及至,文明太后亲 幸北部曹,见后姿貌,奇之,遂入掖庭,时年十三。

初,后幼曾梦在堂内立,而日光自窗中照之,灼灼而热,后东西避之,光犹斜 照不已。如是数夕,后自怪之,以白其父扬,扬以问辽东人闵宗。宗曰:“此奇徵 也,贵不可言。”扬曰:“何以知之?”宗曰:“夫日者,君人之德,帝王之象也。 光照女身,必有恩命及之。女避犹照者,主上来求,女不获已也。昔有梦月入怀, 犹生天子,况日照之徵。此女必将被帝命,诞育人君之象也。”遂生世宗。后生广 平王怀,次长乐公主。及冯昭仪宠盛,密有母养世宗之意。后自代如洛阳,暴薨于 汲郡之共县,或云昭仪遣人贼后也。世宗之为皇太子,三日一朝幽后,后拊念慈爱 有加。高祖出征,世宗入朝,必久留后宫,亲视栉沐,母导隆备。

其后有司奏请加昭仪号,谥曰文昭贵人,高祖从之。世宗践阼,追尊配飨。后 先葬城西长陵东南,陵制卑局。因就起山陵,号终宁陵,置邑户五百家。肃宗诏曰: “文昭皇太后,德协坤仪,美符文姒,作合高祖,实诞英圣,而夙世沦晖,孤茔弗 祔。先帝孝感自衷,迁奉未遂,永言哀恨,义结幽明。废吕尊薄,礼伸汉代。”又 诏曰:“文昭皇太后尊配高祖,祔庙定号,促令迁奉,自终及始,太后当主,可更 上尊号称太皇太后,以同汉晋之典,正姑妇之礼。庙号如旧。”文昭迁灵榇于长陵 兆西北六十步。初开终宁陵数丈,于梓宫上获大蛇长丈余,黑色,头有“王”字, 蛰而不动。灵榇既迁,置蛇旧处。

宣武顺皇后于氏,太尉烈弟劲之女也。世宗始亲政事,烈时为领军,总心膂之 任,以嫔御未备,因左右讽谕,称后有容德,世宗乃迎入为贵人。时年十四,甚见 宠爱,立为皇后,谒于太庙。后静默宽容,性不妒忌,生皇子昌,三岁夭殁。其后 暴崩,宫禁事秘,莫能知悉,而世议归咎于高夫人。葬永泰陵,谥曰顺皇后。

宣武皇后高氏,文昭皇后弟偃之女也。世宗纳为贵人,生皇子,早夭,又生建 德公主。后拜为皇后,甚见礼重。性妒忌,宫人希得进御。及肃宗即位,上尊号曰 皇太后。寻为尼,居瑶光寺,非大节庆,不入宫中。建德公主始五六岁,灵太后恆 置左右,抚爱之。神龟元年,太后出觐母武邑君。时天文有变,灵太后欲以后当祸, 是夜暴崩,天下冤之。丧还瑶光佛寺,嫔葬皆以尼礼。初,高祖幽后之宠也,欲专 其爱,后宫接御,多见阻遏。高祖时言于近臣,称妇人妒防,虽王者亦不能免,况 士庶乎?世宗暮年,高后悍忌,夫人嫔御有至帝崩不蒙侍接者。由是在洛二世,二 十余年,皇子全育者,惟肃宗而已。

宣武灵皇后胡氏,安定临泾人,司徒国珍女也。母皇甫氏,产后之日,赤光四 照。京兆山北县有赵胡者,善于卜相,国珍问之。胡云:“贤女有大贵之表,方为 天地母,生天地主。勿过三人知也。”后姑为尼,颇能讲道,世宗初,入讲禁中。 积数岁,讽左右称后姿行,世宗闻之,乃召入掖庭为承华世妇。而椒掖之中,以国 旧制,相与祈祝,皆愿生诸王、公主,不愿生太子。唯后每谓夫人等言:“天子岂 可独无兒子,何缘畏一身之死而令皇家不育冢嫡乎?”及肃宗在孕,同列犹以故事 相恐,劝为诸计。后固意确然,幽夜独誓云:“但使所怀是男,次第当长子,子生 身死,所不辞也。”既诞肃宗,进为充华嫔。先是,世宗频丧皇子,自以春秋长矣, 深加慎护。为择乳保,皆取良家宜子者,养于别宫,皇后及充华嫔皆莫得而抚视焉。 及肃宗践阼,尊后为皇太妃,后尊为皇太后。临朝听政,犹称殿下,下令行事。后 改令称诏,群臣上书曰陛下,自称曰朕。太后以肃宗冲幼,未堪亲祭,欲傍《周礼》 夫人与君交献之义,代行祭礼,访寻故式。门下召礼官、博士议,以为不可。而太 后欲以帏幔自鄣,观三公行事,重问侍中崔光。光便据汉和熹邓后荐祭故事,太后 大悦,遂摄行初祀。

太后性聪悟,多才艺,姑既为尼,幼相依托,略得佛经大义。亲览万机,手笔 断决。幸西林园法流堂,命侍臣射,不能者罚之。又自射针孔,中之。大悦,赐左 右布帛有差。先是,太后敕造申讼车,时御焉,出自云龙大司马门,从宫西北,入 自千秋门,以纳冤讼。又亲策孝秀、州郡计吏于朝堂。太后与肃宗幸华林园,宴群 臣于都亭曲水,令王公已下各赋七言诗。太后诗曰:“化光造物含气贞。”帝诗曰: “恭己无为赖慈英。”王公已下赐帛有差。

太后父薨,百僚表请公除,太后不许。寻幸永宁寺,亲建刹于九级之基,僧尼 士女赴者数万人。及改葬文昭高后,太后不欲令肃宗主事,乃自为丧主,出至终宁 陵,亲奠遣事,还哭于太极殿。至于讫事,皆自主焉。后幸嵩高山,夫人、九嫔、 公主已下从者数百人,升于顶中。废诸淫祀,而胡天神不在其列。后幸左藏,王公、 嫔、主已下从者百余人,皆令任力负布绢,即以赐之,多者过二百匹,少者百余匹。 唯长乐公主手持绢二十匹而出,示不异众而无劳也。世称共廉。仪同、陈留公李崇, 章武王融并以所负过多,颠仆于地,崇乃伤腰,融至损脚。时人为之语曰:“陈留、 章武,伤腰折股。贪人败类,秽我明主。”寻幸阙口温水,登鸡头山,自射象牙簪, 一发中之,敕示文武。

时太后得志,逼幸清河王怿,淫乱肆情,为天下所恶。领军元叉、长秋卿刘腾 等奉肃宗于显阳殿,幽太后于北宫,于禁中杀怿。其后太后从子都统僧敬与备身左 右张车渠等数十人,谋杀叉,复奉太后临朝。事不克,僧敬坐徙边,车渠等死,胡 氏多免黜。后肃宗朝太后于西林园,宴文武侍臣,饮至日夕。叉乃起至太后前,自 陈外云太后欲害己及腾。太后答云“无此语”。遂至于极昏。太后乃起执肃宗手下 堂,言:“母子不聚久,今暮共一宿,诸大臣送我入。”太后与肃宗向东北小阁, 左卫将军奚康生谋欲杀叉,不果。

自刘腾死,叉又宽怠。太后与肃宗及高阳王雍为计,解叉领军。太后复临朝, 大赦改元。自是朝政疏缓,威恩不立,在下牧守,所在贪惏。郑俨污乱宫掖,势倾 海内;李神轨、徐纥并见亲侍,一二年中,位总禁要,手握王爵,轻重在心,宣淫 于朝,为四方之所厌秽。文武解体,所在乱逆,土崩鱼烂,由于此矣。僧敬又因聚 集亲族,遂涕泣谏曰:“陛下母仪海内,岂宜轻脱如此!”后大怒,自是不召僧敬。

太后自以行不修,惧宗室所嫌,于是内为朋党,防蔽耳目。肃宗所亲幸者,太 后多以事害焉。有蜜多道人,能胡语,肃宗置于左右。太后虑其传致消息,三月三 日于城南大巷中杀之。方悬赏募贼,又于禁中杀领左右、鸿胪少卿谷会、绍达,并 帝所亲也。母子之间,嫌隙屡起。郑俨虑祸,乃与太后计,因潘充华生女,太后诈 以为男,便大赦改年。肃宗之崩,事出仓卒,时论咸言郑俨、徐纥之计。于是朝野 愤叹。太后乃奉潘嫔女言太子即位。经数日,见人心已安,始言潘嫔本实生女,今 宜更择嗣君。遂立临洮王子钊为主,年始三岁,天下愕然。

及武泰元年,尔朱荣称兵渡河,太后尽召肃宗六宫皆令入道,太后亦自落发。 荣遣骑拘送太后及幼主于河阴。太后对荣多所陈说,荣拂衣而起。太后及幼主并沉 于河。太后妹冯翊君收瘗于双灵佛寺。出帝时,始葬以后礼而追加谥。

孝明皇后胡氏,灵太后从兄冀州刺史盛之女。灵太后欲荣重门族,故立为皇后。 肃宗颇有酒德,专嬖充华潘氏,后及嫔御并无过宠。太后为肃宗选纳,抑屈人流。 时博陵崔孝芬、范阳卢道约、陇西李瓚等女,但为世妇。诸人诉讼,咸见忿责。武 泰初,后既入道遂居于瑶光寺。

孝静皇后高氏,齐献武王之第二女也。天平四年,娉以为皇后。王前后固辞, 帝不许。兴和初,诏侍中、司徒公孙腾,司空公、襄城王旭,兼尚书令、司州牧、 西河王忭,兼太常卿及宗正卿元孝友等奉诏致礼,并备宫官侍卫,以后驾迎于晋阳 之丞相第。五月,立为皇后,大赦天下。齐受禅,降为中山王妃。后降于尚书左仆 射杨遵彦。

史臣曰:始祖生自天女,克昌后叶。灵后淫恣,卒亡天下。倾城之戒,其在兹 乎?钩弋年稚子幼,汉武所以行权,魏世遂为常制。子贵母死,矫枉之义不亦过哉! 高祖终革其失,良有以也。

赞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