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A -A

武帝暮年,弥好仙术,与东方朔狎昵,帝曰:“朕所好甚者不老,其可得乎?”朔曰:“臣能使少者不老。”帝曰:“服何药耶?”朔曰:“东北有地日之草,西南有春生之鱼。”帝曰:“何以知之?”朔曰:“三足鸟数下地食此草,羲和欲驭,以手掩乌目,不听下也,长其食此草。盖鸟兽食此草,美闷不能动矣。”帝曰:“子何以知乎?”朔曰:“臣小时掘井,陷落地下数十年,无所托寄。有人引臣欲往此草,中隔红泉,不得渡,其人以一只屐与臣,臣泛红泉,得至此草之处,臣采而食之。其国人皆织珠玉为业,邀臣入云煓之幕,设玄鈱雕枕,刻黑玉,铜镂为日月云雷之状,亦曰镂云枕。又荐蛟毫之白缛,以蛟毫织为缛也。此毫柔而冷,常以夏日舒之,因名柔毫缛。又有水藻之屏,臣举手拭之,恐水流湿其席,乃其光也。”

帝所幸宫人,名丽娟,年十四,玉肤柔软,吹气胜兰。不欲衣缨拂之,恐体痕也。每歌,李延年和之,于芝生殿唱回风之曲,庭中花皆翻落。置丽娟于明离之帐,恐尘垢污其体也。帝常以衣带系丽娟之袂,闭于重幕之中,恐随风而去也。丽娟以琥珀为佩,置衣裾里,不使人知,乃言骨节自鸣,相与为神怪也。

有丹虾,长十丈,须长八尺,有两翅,其鼻如锯。载紫桂之林,以须缠身急流,以为栖息之处。马丹尝折虾须为杖,后弃杖而飞,须化为丹,亦在海傍。

帝升望月台,时暝,望南端有三青鸭群飞,俄而止于台上,帝悦之。至夕,鸭宿于台端,日色已暗,帝求海肺之膏以为灯焉,取灵輂布为缠,火光甚微,而光色无幽不入。青鸭化为三小童,皆着青绮文繻,各握鲸文大钱五枚,置帝几前。身止影动,因名轻影钱。

元封三年,娄(过)国献能言龟一头,长一尺二寸,盛以青玉匣,广一尺九寸,匣上豁一孔以通气。东方朔曰:“唯承桂露以饮之,置于通风之台上。”欲往卜,命朔而问焉,言无不中。

唯有一女人爱悦于帝,名曰巨灵。帝傍有青鈱唾壶,巨灵乍出入其中,或戏笑帝前。东方朔望见巨灵,乃目之,巨灵因而飞去。望见化成青雀,因其飞去,帝乃起青雀台,时见青雀来,则不见巨灵也。

赞助本站